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娱乐小说 >
田艺苗:浪漫派音乐巨子是如何的
* 来源 :http://www.taksiforum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2-06 11:59

  大家好,欢迎回到田艺苗的音乐启蒙课,我们今天继续讲给孩子们的音乐史,上一次我们讲到贝多芬,他把古典音乐带领到了浪漫主义时代。

  古典的风格,是均衡、秩序、典雅、通透、晶莹的,有一种典范的作用,追求风格的典雅和音乐的造型之美,到了浪漫主义时代,就不一样了,音乐家们追求用音乐来表达情感,而且是个性化的情感,所以整个浪漫主义运动非常轰轰烈烈的,艺术家的风格也是热情奔放,想象力奇幻,甚至是过于夸张的。

  浪漫主义,Romanticism,这个词语来自中世纪的法语Romance,罗曼史大家都知道啦,如今指的是一个人的爱情故事,既然是浪漫主义,大师们搞浪漫的音乐,也都过上了浪漫的生活,他们成了伟大的情人,永远的爱人,像与乔治桑同居的肖邦,与贵妇私奔的特,暗恋的勃拉姆斯,神仙眷侣舒曼克拉拉,只有门德尔松没有,弄得现在连传记也不太能找到。

  这些浪漫主义音乐家大多早熟,也早逝,他们很小就是神童、天才,大概因此也要付出早衰和早逝的代价,像舒伯特31岁去世,肖邦38岁去世,门德尔松38岁,舒曼45岁,因此他们留下的都是青春时代的作品,热情洋溢,充满勇气,因为嘎然停在青春时光,他们的作品都是浪漫的热情的个人化的,浪漫与热情本来就是青春的特征,到了年纪大了,也许就古典了,就复古了,像勃拉姆斯,他活的长一些,64岁,他就是那个年代著名的复古者,写的作品遵循贝多芬的风格,而他音乐中的情感要比贝多芬复杂隐晦多了。尽管他的形式和结构是古典的,但情感的表达依旧是他音乐的中心,所以说,他也是标准的浪漫主义者。

  浪漫主义音乐家都很早熟,很小就登台演奏,为宫廷和贵族沙龙表演,像肖邦、特,他们创造了钢琴艺术的巅峰,如今我们这么多小朋友都学钢琴,我们弹奏钢琴的方法基本上都是肖邦和特确立下来的。我在他们的传记里面,根本找不到他们学琴多么辛苦,不想练琴这些经历,对他们来说弹琴是生命里面最自然的事情。由此让我发现,对真正的钢琴家来说,弹琴就是一种本能,他必须弹琴,就像我们走跑步的本能一样,小朋友们都说,弹琴好累啊,可是走跑步学说话也很累啊,你不是学的很快么,跌倒了还要爬起来跑么,为什么呢,因为你有行走和表达的,想与人交流,所以很快学会说话,想跑得欢,所以就学会跑步,这样的方式也可以运用到我们学钢琴的过程中,你是否想用钢琴来歌唱,来弹出美妙的好玩的音乐呢,但你首先要被美妙的音乐吸引了,才可能会对学钢琴有兴趣有动力。像克拉拉,浪漫主义时代最著名的女钢琴家,她很小的时候听到一段美妙的音乐,就会自己爬到钢琴上把这些音符找出来,这就是一个特别好的主动学习音乐的方法。

  在这里我们必须要谈谈一代钢琴之王特。特弹钢琴的方法和他之前的钢琴家完全不一样,之前的钢琴家大多是以手指和手腕的力气弹琴的,他们的音乐比较古典,轻盈甜美温暖,而特是发动肩背的力气,发动所有关节的弹性来弹琴,我们现在看他的漫画,他都是弓起腰背,像个虾一样,就是靠这腰背的弹性,把整个人的力气甩在钢琴上。这是对钢琴弹奏艺术最了不起的发明。他这样弹琴,虽然砸坏了不少钢琴,但钢琴的音响变得更加层次丰富了,可以弹得天雷滚滚,也可以谈成鸟鸣泉水,可以弹出不同的音色,他弓起腰背发力可以弹出交响曲的强度,而他抚摸琴弦就像抚摸一根羽毛的时候,又可以弹出最温柔多情的话语,多么神奇啊,从此特不需要和乐队合作了,他一个人就可以把钢琴弹成整个乐队,弹成整片森林,所以他搞钢琴独奏会。我们现在所有的钢琴家都开独奏会,这个独奏会就是特发明的。

  他为什么可以发明这样神奇的钢琴技巧呢?因为他在巴黎的时候,听到传说中的小提琴家帕格尼尼的演奏,帕格尼尼的小提琴拉得太神奇了,各种跳弓顿弓拨奏眼花缭乱,简直像个一样疯狂、不可思议。可是那样疯狂的炫技了特心里的浪漫和热情,他把帕格尼尼的方法用到了钢琴,开创了一代钢琴神技,如果没有他就不可能有后来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二第三钢琴协奏曲,特的弹法,可以让钢琴的声音与整个乐队抗衡,让钢琴声在时刻冲出乐队包围,宣告乐器之王的胜利。

  这些浪漫主义大师是如何成长的,为什么他们五六岁就成了天才,青年时代就成了大师,有没有什么秘诀呢?

  我们先来看看门德尔松吧,他是音乐史上著名的富二代、文三代,我们可以借鉴一下,的贵族是如何培养下一代的。门德尔松的父亲是银行家,母亲是珠宝商的女儿,还是一位钢琴家,四岁的时候母亲教他弹钢琴,孩子学的很快,母亲很快不下去了,请来钢琴家贝格尔教他,6岁的时候,父亲每周雇一个交响乐团来家里陪他学习指挥,9岁他便登台演奏,11岁写大合唱喜歌剧奏鸣曲,15岁写交响曲,17岁写下绝世名作,《仲夏夜之梦序曲》。

  与其他音乐家不同之处在于,门德尔松从小受到的教育非常全面,钢琴、作曲、诗歌、绘画都学的非常好,12岁的时候他与歌德成为忘年之交,歌德在日记里面写,我每天要留出两小时让门德尔松教我弹钢琴,门德尔松在歌德那里也得到极好的文学熏陶,大师让他爱上了文学,后来他的作品《仲夏夜之梦》采用莎士比亚的戏剧题材,《乘着歌声的翅膀》用了海涅的诗句,这些一定与他的文学有关,文学了他的想像力,打开他的视野。

  除了是一位作曲家、指挥家,门德尔松还是一位很出色的风景画家,他每到一个地方旅行,都会在野外坐下来作画,这些画作有不少流传了下来,如今成为他的唱片封面,他以画家的眼睛观看大自然,看的比平更丰富细腻,感受世界的方式也更敏锐了。长期的旅行生活也开阔了他的视野,后来他为旅行写了《平静的海洋幸福的航行》,《意大利交响曲》,《苏格兰交响曲》。其中有一段“芬格尔岩洞”,他在日记里面写,“海水在我身边翻滚,我们的小船划过淹没在水中的巨大石柱,闯进森的芬格尔岩洞,六角形的乱石四处挺立,仍受着海水的冲击……”门德尔松这样从小养尊处优富二代,他写的音乐是优雅平和的,缺乏和张力,他像王子一样到处旅行,看见了世界有美好有贫困,疾苦和壮阔阴郁的风景震撼他的灵魂,开阔了他的音乐表达的幅度。

  对相关学科的兴趣,给音乐家们带来了突破的灵感。像特被帕格尼尼的炫技点亮了,把他的手法搬到钢琴上,比如像肖邦,他被贝里尼的歌剧咏叹调吸引了,他把贝里尼的装饰音运用到钢琴上,像给旋律戴上了一串串流光溢彩的珠宝,在他之前,是没有人如此写钢琴曲的。

  另一位给我们不少的是女钢琴家克拉拉的成长,可以作为国际级演奏家培养方式的典型。克拉拉小时候是个神奇的女孩,四岁之前从未开口说话,被误认作聋哑儿童。其实她在聆听世界。每听到一段喜欢的曲子,她会自己爬上钢琴弹奏。维克是个有远见的商人,有手段的教师,精明的经纪人,将她自小往国际化的艺术家培养。他像调配营养食谱那样精心设计女儿的钢琴、作曲课、沙龙表演、每日散步和法文课。克拉拉没有“练琴练死过去”,而是成了琴艺惊人、全面发展且头脑发育正常的神童!

  维克先是让9岁的克拉拉在莱比锡本地的沙龙中演奏,待孩子有了经验,他安排她登台表演。1830年12月,维克带着11岁的克拉拉到德累斯顿,开始了旅欧巡演。第一年的巡演一风光,成功到让竞争对手;第二年就没那么轻松了,在魏玛受到了当年小莫扎特的待遇,收到宫廷的邀请,还见了歌德。在埃尔福特却没人理睬神童。到卡塞尔等待她的钢琴是一块烂木头。当然这一有各种:人们的议论纷纷、演奏被干扰、的小旅馆、竞争对手的和、的社交圈、旅途劳顿和病痛……这些克拉拉像钢琴那样挥挥手就对付过去了。这姑娘生来就是与生活作战的。他们继续前进,到法兰克福、达姆斯塔特,最后到巴黎。

  在九次巡演中,6年过去了,一转眼克拉拉已是婷婷少女。为了演奏事业,她小学辍学,耽误了不少功课,科学知识少得可怜,十几岁了还需要继母帮忙才可读懂舒曼的来信。但旅行演出的经验和维克的深思熟虑的培养似乎比学校教育更管用,这些才能日后在她70多年的漫长演奏生涯中逐渐流露出来。多年辛苦的旅行演出,小姑娘懂得了有付出必有收获,克拉拉不仅赚得塔勒,还有艺术家的友情,各地显贵和皇室的赏识,最后还得到了维也纳艺术家封号,1837年她在维也纳取得决定性的成功。在那里,听克拉拉弹琴已成当年的时尚。

  在舒曼与克拉拉的绝恋中,维克扮演了一个反派,一个封建家长制下的婚姻摧手。但是纵观克拉拉的漫长人生,父亲充当了开者,是父亲维克塑造了她的艺术人生,教她实用的技能,激发她的斗志,而舒曼带给她的远比幸福多。维克培育天才的能力简直可以媲美莫扎特的老爸,为了将女儿塑造成钢琴明星,他深谋远虑,全面训练克拉拉的音乐才能,重点学钢琴演奏,兼学作曲,因为作曲可表现“她的专业性”;除了演奏,他让小克拉拉教更小的弟弟弹琴,让她学会谋生;让她学会给音乐会组织者写信,筹办音乐会;安排每天的作息,长时间散步,从小精心培育她的学习习惯与强健体魄;他把自家客厅变成了莱比锡知名的艺术沙龙,过此地的艺术家与爱好者们纷纷登门拜访,聆听克拉拉的演奏。维克的教学细致周到、讲效率、持之以恒,而且他讲究音乐性。人们说,这孩子是用心弹奏。他要将孩子培养成音乐家,而非维也纳式单一技巧的钢琴家。他给克拉拉一条草木丰美的音乐道,热情的女孩一飞奔嬉戏,努力呼吸各种新鲜气息,观望林中盛景,从不曾觉得乏味。